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
QQ号:
电话:
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动态 > 新闻动态

城市东进 改革“扩容”

作者: 发布于:2019-04-02 10:36

    ■走进国家学前教育改革发展实验区 特别报道    

    江干区试点任务

    扩大普惠性资源

    幼儿园教师队伍培养和补充机制

    贯彻落实《3—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》    

西湖,淡妆浓抹总相宜;钱塘江,千里波涛滚滚来。

作为浙江的母亲河,钱塘江孕育了灿烂的吴越文化,也蕴藏着杭州的发展新机——城市东进,从“西湖时代”迈向“钱塘江时代”。近年来,新兴产业、金融资本、国际人才,源源不断流入这里。钱塘江畔的江干区,成了创新创业的热土。

人口的迅速增长,带来的是与日俱增的入园压力。据统计,江干区现有在园幼儿32467名,是其他老城区的数倍之多,非本地户籍幼儿超过了40%。

“在财政投入有限的情况下,既要满足老百姓的入园需求,又不能增加他们的经济负担。必须靠改革,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。”江干区教育局局长徐晖说。

    一社一园,做大公办

2018年4月,江干区笕桥街道横塘社区列入杭州地铁沿线,通知下来:社区里的一所民办园要拆迁。

园内400多名幼儿怎么办?他们大多是周边居民的孩子,分流到其他幼儿园,毕竟路程太远。

社区当机立断:把区委会办公场地让出来,改造成一个新的幼儿园。据社区党委___王燕回忆,区委会找的临时办公场地只是毛坯房,但在幼儿园建设的问题上,大家一致认为要建得漂亮。

不出半年,新的笕桥第五幼儿园正式亮相,占地7.5亩,达到杭州市甲级园标准,比原先的民办园提高了不止一个档次,而且是公办标准收费,比原先便宜了一大截。因为场地是集体的,主要的改造资金也是社区出的,园的属性被定义为“集体园”。

按照市场价,这块场地一年的租金有300多万元,年底可以给每个居民分红。但老百姓更倾向于算一笔“教育账”:幼儿园建好了,子孙后代都能享用。

“集体园自行解决了社区旧园改扩建的问题,没有给区财政带来负担,是做大公办园的重要补充。”徐晖说。

为了鼓励这一创新机制,江干区给建好的集体园每班17万元的一次性补助。年生均公用经费按照1000—4000元的标准进行拨付,区财政出80%,街道承担20%。

目前,江干区各街道已建起8所集体园,增加学位3360个,且都具备公办属性。再加上近年来,江干区加快城市配套幼儿园建设,仅教育局举办的公办园,已从2010年时的19所,增加到了现在的53所,全区公办园覆盖率达90.8%。

    幼教专干,做实管理

迅速“扩容”的学前教育规模,给管理带来了新挑战。江干区委区政府确定了“区级主导、分级负责、分类管理、部门分工”的管理体制,区级负责教育局主办的公办园,各街道负责集体园和民办园。

然而,事实上,街道并没有专业的管理力量,这块空白怎么补?江干区学前教育指导中心应运而生。

该中心为教育局的直属单位,向各街道派出学前教育管理员,负责规范办园、经费保障、校园安全等多项职能。“我们就像派驻在街道里的教育分局,学前教育的方方面面都得顾上。”中心主任潘国伟说。

就拿食堂管理为例,中心成立前,很多民办园的状况堪忧,就餐环境脏乱差、管理流程漏洞多,“厨房里常常看到头发丝”。于是,指导中心挨个园检查“舌尖上的安全”,要求对标公办园进行整改,并将进度即时上报给街道。

几年下来,民办园的食堂焕然一新,B级食堂实现全覆盖,阳光厨房成为标配。中心还和区食安办联动,成立“民办园食品安全督查大队”,以确保食堂管理的长治久安。

蒋旭霞是派驻在笕桥街道的学前教育管理员,管辖的幼儿园就有6所,每周她都会跑上几所,了解对方的近况和需求,一旦遇到经费还没到位、批复还没下来等问题,就会帮忙沟通上级部门。

时间长了,幼儿园把蒋旭霞看作“娘家人”,有啥心里话都会跟她讲。甚至在蒋旭霞的牵头下,6所幼儿园自发成立了教科研联盟,走门串户地开展教学交流。“这本不是我的职责范围,但幼儿园有需求我能出得上力就行。”蒋旭霞说。

另一个派生的效应,则是管理员成了连接家长和教育行政部门的“纽带”。横塘社区旧园拆迁时,个别家长情绪激动,换作以前就会上访。但得知街道有个管理员后,他们找到蒋旭霞“诉苦”。在蒋旭霞的调解下,事态很快平息下来,最后妥善地解决了问题。

    盘活资源,做优质量

“倾听每一朵花开的声音”,一道挂在杭州东城幸福幼儿园门口的园训,与几公里之外的杭州东城幼儿园“师出同宗”。

2013年,九堡街道宣家埠社区建成第一所民办园,谁来办,怎样办?社区尝试委托给江干区的名园——东城幼儿园。

“东城幼儿园是江干区学前教育的品牌,在保留民办园法人独立的前提下,我们输出办园理念和实操策略。”园长邱红燕说,她直接参与了园区的设计、装饰和教师招聘,就连园训也移植了过来。

在邱红燕看来,民办园委托给公办园管理得当“自家人”看待,她把园长助理、保教主任常年派驻在幸福幼儿园,教师队伍建设、团队教科研同步进行,厨师也会在园区间流动。

短短几年,幸福幼儿园迎来了自己的“幸福时光”——被评为省二级、市甲级幼儿园,2/3的老师考入编制,成为其他公办园的一支新生力量。昔日的新兵蛋子,摇身变成了“黄埔军校”。

据了解,为了盘活园区资源,江干区探索了民办园委托给公办园、公办骨干派驻民办园、公办园委托给高校管理、与社会品牌教育机构合作等方式,有效提升了办园质量。目前,全区共有省二级以上幼儿园园区79个。

在教师资源上,江干区也是不断释放政策红利。比如,推行“育苗计划”前置招聘培育应届大学实习生、优秀本科生;与浙师大杭幼师合作开展“硕师计划”,毕业生可先入职工作,再脱产一年进修硕士。据统计,全区专任教师学历合格率保持在100%,其中大专及以上学历达到98%,共有硕士研究生43名。

“这几年,入职的青年教师数量庞大,怎样为他们营造安心的生活环境,也是我们考量的。”教育局教育二科科长季丽萍说。

在笕桥花园幼儿园,学校“挤”出80多平方米的办公空间,为青年教师改造了4间公寓房。12万元的装修投入,配齐了环保木制床、空调、洗衣机等。新教师严晓甜第一时间报了名,因为周边的房租每月至少1700元,而入住青年教师公寓只需承担水电费。“对我们年轻人来说,省下了一大笔支出,还能以园为家,温馨舒适。”

记者了解到,江干区公办园有条件的,基本都建成了青年教师公寓,凡是入职三年内的外地单身教师都可提出申请。该区已100%满足了三年内单身青年教师的周转用房需求,随着项目的推进,今后有可能拓宽到五年内。

《中国教育报》2019年03月31日第1版 



Copyright © 2018 凯发真人娱乐凯发真人娱乐-凯发真人娱乐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
联系电话:  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